欢迎光临广州伊帆水上乐园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0-31140656

新闻资讯

要这健康码,到底有什么用

来源:互联网日期:2020-04-03 19:04 浏览:

3月25日,湖北除武汉市以外的地区解除离鄂通道管控,随之而来的是大规模复工复产的热潮。然而,来自湖北的袁伟等人的复工之路在贵州遇到波折。

湖北荆州人袁伟是其中之一,他办好健康证明、复工手续从荆州自驾到贵州贵阳,3月19日凌晨三点多,贵阳当地社区人员要求他强制先在车上隔离,“不准离开车子,大小便也在车上”。沟通了十几个小时后,当地社区人员才将其送往酒店,要求进行14天的集中隔离,费用自理。

袁伟很不解,离开湖北前,他已经进行了长时间的居家隔离,来贵州前填报信息,也获得了当地代表健康、可自由通行的“黄码”,为什么还要进行隔离?

数十名到贵州的复工复产湖北人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反映,他们同样遭遇类似情况。一些人还发现,自己所在的隔离酒店中还住有境外回国隔离的人员:“这样的隔离,是不是反而还增加了我们感染的风险?”

贵州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社会防控组工作人员3月25日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湖北健康码还未和贵州互认,但持有贵州健康码绿码、黄码的人员,均可自由出行,基层一些地方要求湖北复工人员强制隔离,属于错误做法、执行偏差。领导小组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当天已经针对此情况出台了相关的文件,对于扫健康码正常、核酸检测为阴性的人员,不再集中隔离。

袁伟等前往贵州的复工人员25日下午告诉澎湃新闻,他们已被解除隔离,贵州当地工作人员表示将退回部分或全部此前收取的酒店隔离费用。

一些复工人员表示,由于健康码基本是一省一策,无疑给湖北在外打工人员复工复产造成了困难,希望各地尽快解决健康码跨省互认的问题。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目前广东佛山、东莞、惠州以及湖南长沙、云南昆明等多地调整健康码互认政策,已实现和湖北健康码互认,湖北除武汉以外地区的务工人员,持健康码绿码返工无需隔离,可直接返岗。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3月20日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会议时强调,要推动湖北省“健康码”与更多省区市互认。他3月19日在湖北荆州站为赴粤返岗务工人员送行时,呼吁请求全国各地、全社会善待湖北人民,善待湖北农副产品。

袁伟在贵阳从事了4年的建筑工作,也在当地买了房子,“早已把贵阳当做自己的第二故乡。”

今年1月17日,他带着家人回到荆州老家过年。没想到,新冠肺炎疫情在湖北迅速蔓延开来。1月24日,农历除夕,荆州市宣布“封城”。袁伟一系列返工后的计划也被打乱,一家人陷入漫长的居家隔离中。

的袁伟和同事一起,很快办好健康证明、复工手续,获批准后,第二天他就驱车从荆州前往贵阳。

行车途中,袁伟就给所在社区打电话,报备他已快到贵阳境内。社区工作人员表示,还未到上班时间,让他们找一工地在车中隔离等候。袁伟认为工地不安全,请求安排别的地方。

工作人员报备领导后,又让他们把车子开到居委会对面等候。待上班后又安排专人“看守”车内的人,不准下车,也不准开车门。

当天上午11点多,袁伟申请上厕所。工作人员让他在车上解决,不能下车,“塑料袋我们都给你准备了,只能在车上解决,不能下来,不敢给你放下车来。”袁伟认为此举不合理,为此,双方产生了争执,一度还报警。

在双方协商后,在社区工作人员的“监督”下,袁伟和同事到了附近一家医院上了厕所。当天下午一点多,午饭还来不及吃的袁伟和同事被要求入住贵阳市花溪区一家度假酒店自费隔离,一人一间,每天食宿费210元。

“酒店要求一次性缴交隔离14天的食宿费, 他们说不交完就不让住,我等怕了,所以就交了。”当天,袁伟缴纳了隔离费用2940元。

“我一直遵纪守法,按照国家的规定,通过正当手续到贵阳复工。” 袁伟说,在异地受到这样歧视性的对待,让他感到异常委屈。

同样在贵阳酒店隔离的还有来自湖北孝感应城市的李明。李明是从事汽车服务和工程车改装的工作,过年回家后遭遇“封城”,他居家隔离两个月没出过门。

隔离期间,李明向社区申请了健康状况说明,证明他在应城市居家隔离14天,其间无发热、干咳、气喘等症状,并申请了离孝(孝感市)申请表。3月15日持湖北健康码、当地社区健康证件及对方社区接收证明,自驾车离开湖北,3月16日到达广州自己买的房子。

到达广州后,李明到当地社区报告并登记,社区表示李明可以实行居家隔离。两天后,李明收到当地社区的通知,可以解除隔离自由活动。

因为工作,3月18日晚,李明乘飞机抵达贵阳机场,下了飞机之后他坐出租车回到花溪区租住处。前往贵阳之前,李明还特地电话咨询了机场的工作人员,了解当地的隔离措施。贵阳机场给的回复是,只要健康码不是红色的就可以居家隔离。李明填完信息后,属黄码。

贵州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社会防控组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在贵州,健康码分别按“医院隔离、集中隔离、居家隔离、自我观察、正常通行”四种等级分别用“紫、红、橙、黄、绿”五种颜色对应,黄码和绿码均可自由通行。

然而,到贵阳3天后,李明就被强行拉到花溪区一家酒店隔离。隔离期间,李明被告知在酒店的食宿需要自理,共收取食宿费2295元。李明不解:此前居家隔离了这么久,在广州可以自由通行,来到贵阳又得集中强制隔离?

王喜强是湖北十堰人,在贵阳工作才半年多时间,疫情发生前正筹备开一家贸易公司。十堰“解封”后,王喜强就申请健康证明,拥有了湖北的健康码绿码。

3月18日,他驱车前往贵阳清镇市。进入贵州前,他在网上填报了自己的个人信息,自动领取了贵州的健康码。他说:“刚领到时是绿码,入住酒店隔离两天后,健康码变成红码,之后又变成黄码。”

澎湃新闻采访的多位湖北复工人员也表示,在贵州领取的健康码存在一定的变动,多数刚领到时是绿码,之后变成黄码,也有的变成红码。

针对健康码变动的情况,前述疫情防控组的工作人员表示,贵州健康码的颜色是基于三大运营商推送的大数据,包括出行轨迹的定位,可能会有一天的延迟,有可能刚登记时候是绿色,过了一天就变成了黄色。

同样,王喜强也被要求到酒店集中隔离,也一次性交了14天的房费。3月20日、21日他分别被要求做了两次核酸检测,之后又做了CT检查。

在和酒店保洁人员聊天时,他得知,酒店同一层的另一房间里住着从柬埔寨回来的隔离人员。

对此,王喜强表示不满:“我们在家里隔离了两个月才出来。现在国内新增确诊病例大多是境外输入病例,把我们低风险区域人员和高风险区域人员安排在同一家酒店隔离。而且我住的这个酒店小,通风不好,这让我们感到很不安全。”

有复工人员表示,当地还要求每个人都分别隔离在不同房间,这给原计划住在一起的小家庭带来了很大的经济负担。

来自湖北黄冈市团风县的张原,一行总共6人,5男1女,都是亲戚,在一个公司工作,开了两辆车来到贵阳,也被安排至当地酒店隔离。

“我们来的时候,他们就要求我们每个人一个房间。我们说两个男的就住一起,那个女的住一间,他们就不同意,说是按政府规定办的。” 张原说。

同样被隔离的湖北人许博表示,他们一家五口到达酒店后,也被要求一人住一个房间。经过多方争取,酒店才让他们五口之家分住在两个房间,先预交了7天5000多元的住宿费。

“大老远从湖北过来,已经两个月没有做事。我们想着早点回来工作,就是想减轻负担,现在隔离住酒店,一天的房费这么贵,还不让住一起。”张原很不理解。

对于即将来临的复工潮,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曾公开呼吁请求全国各地善待湖北人民。据《湖北日报》报道,3月19日,在湖北荆州站为赴粤返岗务工人员送行时,应勇说,湖北人民是英雄的人民,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付出了极大努力、做出了重大贡献,呼吁请求全国各地、全社会善待湖北人民,善待湖北农副产品。

次日,应勇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会议,其中会议中就强调,要推动湖北省“健康码”与更多省区市互认。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目前广东佛山、东莞,惠州以及湖南长沙、云南昆明等多地调整健康码互认政策,已实现和湖北健康码互认。湖北除武汉以外地区的务工人员,持健康码绿码返工无需隔离,可直接返岗。

3月24日,贵州省健康码服务热线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贵州省内还没有和湖北省实现健康码互认。外省人员来到贵州省境内,需使用贵州省内通用的健康码。“持湖北的绿码没用,要扫贵州的码。”该名工作人员表示,健康码互认是一个趋势,但目前还没有接到互认的通知。

澎湃新闻采访时发现,从湖北回到贵州,持有湖北健康码的人员是否需要隔离,当地不同部门之间的说法并不统一。

3月24日,花溪区防疫指挥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从湖北省回到贵阳,按照贵阳市3月17日发布的第六号文件要求,需进行集中隔离14天,隔离期间,需自行承担隔离费用。

上述文件即《贵阳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关于调整部分疫情防控措施的通告(第六号)》,其中规定,对有境外或湖北省旅行居住史的人员,于抵达贵阳之时起,在指定地点立即进行核酸检测,实行14天集中隔离医学观察。集中隔离医学观察期满,且经核酸检测和CT检查无异常的按规定解除隔离。

贵阳市疾控中心疫情防控资讯部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因为湖北疫情当时比较严重,按照第六号文件要求,只要在湖北有过旅居史的人员,都要进行集中隔离,持有湖北省的绿色健康码在贵州省内不能使用。

而从湖北回到贵州,身体未见异常、持有贵州绿码黄码的人员是否需要再次隔离,同样也是说法不一。

3月25日,贵州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社会防控组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持有贵州健康码绿码、黄码的人员,均可自由出行,对于湖北地区,贵州省一视同仁。基层一些地方要求持有绿码、黄码的湖北复工人员强制隔离,属于错误做法、执行偏差,“领导小组也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25日下午,澎湃新闻从贵州省疫情防控领导小组相关工作人员处了解到,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一则《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做好湖北来黔返黔人员管理服务工作的通知》文件,文件第三条规定:“除武汉市以外湖北省低风险地区来黔返黔人员,扫健康码为正常的,由所在地政府开展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不再集中隔离14天;健康码为正常的,并且能够提供近14天内已做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不再进行核酸检测和集中隔离;对目前尚在隔离且已经核酸检测为阴性的解除隔离。”

随后,多名湖北返黔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集中隔离已经解除,已经可以自由通行。不少人还表示,有工作人员到酒店承诺,将陆续退回此前收取的隔离费用。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