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广州伊帆水上乐园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0-31140656

新闻资讯

为什么欧洲没有互联网

来源:互联网日期:2020-07-03 04:48 浏览:

上周我们经历了618购物节,给疫情期间的经济打了一剂强心针,另外也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电商产业的繁荣。但是我们也应该知道,中国电商的发达是建立在中国强大的互联网之上的。在世界进入互联网经济时代以后,中美两国就一直是这个领域中的主要玩家,反观作为现代文明发源地的欧洲,却真的一穷二白,你说它啥也没有都不过分,我们就聊聊,为什么欧洲没有互联网。

我知道,我知道,这句话听起来很像暴论,欧洲怎么会没有互联网,难道欧洲人不上网?哎,我来给大家定义一下我这个观点的意思。首先,互联网产业不单单是上网与否,如果只是上网而已,那你有设备有网线就可以,但是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严格上来说,欧洲在整个数字经济时代,已经表现欠佳。我随便说几个领域,欢迎大家把你能想到的品牌打在评论区里,智能手机、搜索引擎、电子商务、云基础设施、无线网络设备,说了一圈你会发现,要么你就是想不到这个领域有什么欧洲品牌,要么你想到的品牌就是苟延残喘,靠老一辈积攒下来的专利度日。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硅谷,现在中国的上海、杭州、深圳南山区、北京中关村也在争夺中国硅谷的称号,之前特朗普制裁中国科技企业的时候不就有这么 个段子么,这是美国和深圳南山区粤海街道办之间的战争。但大家听说过欧洲硅谷吗?听过吗?听过吗?别去查了,我帮你们查过了,爱尔兰都柏林,谷歌脸书推特欧洲总部都在这。别笑,爱尔兰的企业税只要百分之12.5,而且三年免征,这对互联网企业来说,真香。所以不是技术驱动,而是低税收驱动。其实这个名头对西欧其他国家也没什么意义,2011年以来通货紧缩,抢到名头也没热钱注入,大家索性佛了。

欧盟成立后,这个经济体人口5亿,GDP超过20万亿美元,约合美国九成。2019年世界500强企业,114家位于欧盟,机械制造、汽车、航空航天、化学制药、电子制造等领域,欧盟全部占据了产业链最高位。反观数字经济、互联网经济,欧盟完全跟不上世界发展,说直白点被中美乃至俄罗斯爆锤。联合国《2019年数字经济报告》,中美拥有全球70个最大数字平台九成市值,而欧洲仅占百分之4,互联网七巨头,微软、苹果、亚马逊、谷歌、脸书、腾讯、阿里巴巴,加起来占据总市值三分之二。至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人工智能全球百分之85的专利来自于中美,物联网支出一半来自中美。CS专业、也就是计算机专业,TOP10里美国占5个,包揽前四名,剩下的要么在英国,要么在瑞士。中俄不入榜单也就罢了,欧盟大学居然一个没进。

什么是数字经济?人类通过大数据识别,高效配置资源,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除了网络和手机,互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都被算在里面。数字化能够推动人类经济形态转变,从工业经济走向信息经济,进一步推动社会生产力发展。值得注意的是,落后国家想要弯道超车,数字经济是一次新机会。好比说德国人提出来的工业4.0概念,本质特征就是高度信息化,人工智能集成的智能工厂,大数据优化售后服务,集成商业伙伴,技术基础则是感控系统和物联网。这就很奇怪,德国是欧洲经济发动机,提出了全套整体工业升级方案,但这几年下来,欧盟看起来却不关心工业数字化,精分操作很神秘,倒是中美照着工业4.0方案依样画葫芦。这么看德国可能是想为人类文明进步做贡献的意思。

但是我们有一句说一句,互联网产业刚起步的时候,欧洲并没有落下,80年代欧洲网络发展上,既有决心又有力度,欧洲电话巨头赞助的OSI协议,一度可以和后来的互联网协议TCP/IP分庭抗礼。

TCP/IP早期是个用爱发电的概念,支持者基本都志愿参加,结果这帮志愿者几个月的进度就超过OSI委员会几年进展。真是官僚主义害死人,至于实际使用的感觉,只能说OSI很美观,但是太复杂,没有实际运行代码。

结果就是1982年,TCP/IP协议成功定义什么是互联网。即便如此,欧洲也没在互联网发展中缺席,第二年欧洲科学研究网建立,用的是IBM赞助的硬件。1989年,欧洲核研究组织有个不务正业的科学家叫蒂姆·博纳斯·李,他在摸鱼的时候,成功开发出世界首台web服务器和客户机,12月他将之命名为万维网,我们输入网址都会说三W,什么意思?World Wide Web,就是万维网。1990年他又开发出HTML,也就是超文本标记语言。大家看,全是我们日常中最熟悉的事物。另外从互联网从业者角度看,欧洲并不缺程序员,埃文斯数据公司统计,2019年全球有2640万程序员,北美占440万。而根据美国通信商nesten在2018年做出的报告研究中发现,全欧程序员有550万人,德英法分别有83.7万、81万和46.7万。

您瞧,人一点都不少。中国作为世界互联网大国,保有多少程序员?2020年初,也就584万人。考虑到中美欧三大经济体的基本人口,14亿、3亿、5亿,欧洲程序员密度一点都不低。

按照欧盟自己数字化战略目标,2025年前还要把欧盟家庭网速提到100兆每秒,要保证企业学校医院和公共机构网速更快,还要给七成欧盟公民普及网络知识,建设数据中心等等。但问题就出在先发劣势,导致欧盟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存在问题,什么意思呢,大家去欧洲旅游的时候应该都有感觉,欧洲的街道很窄,这是因为他们工业化和城市化比较早,所以早就已经规划好了城市,现在是想扩建也难,想拆也难,这也就是为什么小型汽车在欧洲卖得比较好的原因。而在互联网方面,美国有20多万个基站,而英法相加仅有2万个,德国好点,2.8万个移动基站。欧洲电信监管政策严格,私营电信商盈利空间很小,自然没人干。但德国网速又很可怜,2017年底全国只有2%用户使用纯光纤,不到经合组织国家平均值的十分之一,而上传和下载速度也只有平均水平。

那么欧洲为什么就慢下来了,这就要说到互联网经济的一个特点,那就是规模。举个例子,一个互联网产品在美国脱颖而出,它需要经历3亿人市场的打磨,它的数据库,它的运算能力,它要解决问题的复杂程度都是3亿级人口量的,那么美国的互联网产品只要出海,都相对容易。同理,目前中国网民人数是9亿,一个科技产品需要经过9亿人的打磨,不管是团队效率,还是产品完成度都非常高,出海面对那些只有百万或者千万人口的国家,至少在数据库和问题复杂度上,没有那么难。但是欧洲的互联网产品在自己国内做到最好,只要出国就会面临一个和本国市场一样大甚至更大的市场,在国内积累的经验,技术还有团队显然都是不够的。另外,美国高科技企业的基本盘是美国市场,中国的基本盘是中国市场,这两个本身就是世界第一大消费市场和世界第二大消费市场,只要稳住基本盘哪怕出海失败还是可以活得很好,但是欧洲不行,任何一个欧洲国家的市场独立存在都非常小,必须出海,但是每一次出海都是一次同等难度的创业。

除此之外,文化也是一大冲突,我们都说欧洲是统一文化圈,这是局外人看热闹,其实欧盟一个个的都是主权独立国家,欧洲议会基本是橡皮图章,建立欧盟的目的是促进欧洲走向统一,但是看过我们节目的朋友们也都知道,欧盟作为政治机关,已经变成一个超级官僚机构,欧盟委员会号称欧洲政府,统领3.2万欧洲公务员,但是最大的部门是翻译总司,2000多人,一年翻译文件和口译就要花十亿欧元。欧盟不管的地方还好,只要他们施加管理的地方,那真是一管就死。

欧盟反垄断政策极其严厉,欧盟成立开始,单靠罚款欧盟就收了快300亿欧元。而谷歌一个公司就占了三分之一。欧盟两年多给谷歌开了三张罚单,因为谷歌几乎垄断了欧洲在线广告业务,市场份额超过百分之85。谷歌的全球广告业务一年赚1348亿美元。原因也很简单,欧洲没有可以和谷歌竞争的互联网企业,那么竞争不赢,只能罚钱。罚完钱谷歌市场却反应良好,纳斯达克谷歌股价上涨百分之2.1,市值突破8500亿美元。某种意义上讲,谷歌知道自己避税,欧盟知道谷歌避税,但没办法,所以年年开罚单收保护费,谷歌也躺平挨锤,认怂交钱。五亿人的市场都有了,还缺这80亿欧元罚金吗。“我垄断,我排他,但我知道自己是个好搜索引擎。”大家都知道欧洲没有值得一提的搜索引擎网站,管你是法国人、还是德国人,都得用谷歌。

问题的根源,其实还是欧洲单个国家的互联网市场太小,各国存在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主要是语言。根据网络技术调查网站W3techs整理的数据,世界前一百万网站的语言,六成是英语,百分之八点四是俄语,中文仅有百分之一点三。是的,俄语互联网是一个非常精彩的世界。为什么呢?前苏联地区的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极多,可以创造大量极其丰富多彩的思想内容,我国虽然互联网人口多,但是却以中等教育水平为主,创造的内容营养程度相对较低。当然,长远来看,中国是在不断快速追赶的。另外互联网世界统计,2018年调查,全球10亿英语网民、8亿汉语网民。

您瞧,法德意就没有排的上号的。德国人口最多,加上同文同种的奥地利,语言互通的尼德兰、瑞士,德语人口也不到一亿。反倒是西葡能好些,因为中美、南美还有一个庞大的海外西班牙语、葡萄牙语世界,墙内开花墙外香了。这就是为什么俄罗斯版脸书VK自2006年创建以来,仍然能圈地自萌,因为俄语第一语言人口有1.5亿,全球俄语第二语言人口有2.6亿,这些用户维持住了VK6亿注册账户的基本盘。而俄罗斯最大的互联网公司Yandex,还能占据一半搜索份额,2018年营业额28亿美元,全球排名23,比新浪微博还高一位。前30名里唯一一个欧洲公司是德国Zalando,2008年成立的时尚电商,在线卖鞋和衣服为主,毛利很高,2019年有近65亿欧元,但是净利润很低,只有4000万欧元不到,其实就是个网购平台。要说欧洲唯一像互联网公司的,可能只有法国育碧了,看门狗、彩虹六号、全境封锁大家应该都玩过。2018年毛利17亿欧元,净利润1.4亿,这就是全球第四大游戏公司的底裤。

除了文化和语言,欧洲各国对数字税的态度并不统一,比如法国力推数字税,是最坚定的拥护者。欧盟各国除关税统一以外,各国保留了其它税收政策的制定权和行使权,但要想在欧盟内部统一实行“数字税”制度,需要欧盟中所有的成员国同意。相比于欧盟里面的德国、法国等“车头”以外,小国的人口少、市场小,要想拉动本国经济成长,能够采取的措施比较有限。所以,将自己打造成科技巨头们的“避税天堂”就成了选择。也就有了前头咱们说的爱尔兰成了欧洲硅谷,其实现在在欧洲已经产生了一种叫做「双重爱尔兰荷兰三明治」策略进行避税,简单点说,就是跨国公司在法国这样的高税率国家赚利润,然后将利润转移到爱尔兰、荷兰这样的低税率甚至零税率国家进行纳税。

所以,法国推动欧盟统一数字税的行为,就遭到了爱尔兰、荷兰等国家的反对,于是法国决定单干。欧盟其他国家一看拦也拦不住,反正好名声也没了,这能怎么办?那就还不如真香了呗。

于是英国推出百分之2的数字税,意大利开始引入百分之3的数字税;土耳其更是狮子大开口,通过了百分之7.5的数字税。当初反对征收数字税的捷克,也效仿其他欧洲国家推出了数字税提案。美国高举着互联网垄断巨头的大棒,自然是枪打出头鸟。作为对法国数字税的反击,美国准备对法国24亿美元的产品征收高达百分之百的关税。特朗普政府也对意大利放话,称意大利若通过数字税,美国也可能对该国提高关税。

请各位观众来思考一下,大国如此一波冲突下来受伤害的是谁?不用猜测,当然是当地商户和消费用户了。比如,亚马逊被法国征收百分之3的数字税后,亚马逊法国分公司就立刻计划把数字税转嫁给使用Marketplace销售平台的法国企业,还大发善心的发了邮件通知他们:从2019年10月1日起,在Amazon.fr上所产生的销售交易的销售佣金金额将增加百分之3,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佣金太高,法国商家肯定是不甘愿吃亏的,最后嫁接谁的头上呢,还不是消费者。法国人的线上购物欲本来就不高,这么搞一下,就更完蛋了,连带完蛋的,还有本国电商的创新热情和欧盟各国乃至全世界企业家的投资热情。

欧盟互联网经济发展不起来,是典型的旧对新的抵抗,二战后式的高端制造业太发达,形成了坚固体系,吸走了社会资源,绝大多数精华人口。这个例子就如同鸦片战争后,明明大清丧权辱国,五口通商,但西方列强对华出口却一度下降,这就叫“传统自然经济”抵抗“新式经济冲击”,这么一看大家就懂了吧,还记得《笑话一下》法国那一期里,我们说疫情证明了法国模式现在是旧体制,而法国想要有未来,需要革命冲击。这个定论,一样可以应用在欧洲数字经济上。

当然哈,欧洲数字经济也不是一无是处。相比中美两国来说,欧盟互联网也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比如治理能力强大、对个人隐私保护相对较好等等。欧盟对于互联网管理非常严格,以至于很多科技企业都会先配合欧盟的管理标准,因为一旦达到欧盟的管理标准,几乎可以适用于全球各国的标准。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