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广州伊帆水上乐园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0-31140656

新闻资讯

原来,“苏联设计”也曾软萌可爱清新环保

来源:互联网日期:2020-07-24 02:03 浏览:

6月24日举行了纪念苏联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的红场阅兵,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也受邀登场。

这次阅兵式上,出现了人们熟悉的那些传承自苏联时代的视觉形象。长久以来,人们对这些苏联设计有着某种固化的印象:结实、坚固、耐用、硕大、威风等等。其实,除了AK47这样的经典,“苏联设计”也有前卫环保软萌可爱的一面,在20世纪视觉设计传达史上,“苏联设计”有自己的地位。正是因为如此,世界最负盛名的艺术出版机构英国费顿出版社从莫斯科设计博物馆取材,编成《苏联设计时代1950—1989》一书。

首先一定要提的,当然就是“娃娃头”巧克力糖纸了(图①)。这种巧克力1966年开始由“红十月”巧克力厂制造,真材实料、相当好吃。今天中国游客去俄罗斯,还常常买来做手信;在网上也能买到,电商命名为“爱莲巧”。其实按照俄语翻译的惯例,应该是叫“阿廖卡”或者“阿莲卡”。

糖纸上的蓝眼睛女娃娃原型,有好几种说法。有一说是人类第一个航天员加加林的女儿,还有一说是“红十月”工厂包装师的女儿。《苏联设计时代》则说,这个8个月大的女宝宝名叫叶莲娜,她父亲是一位摄影记者,给女儿拍了照片参加当年《莫斯科晚报》的摄影比赛,“红十月”厂一位设计师受到启发,以此作为巧克力品牌形象。

过了十几年,要举办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了,在苏联电视台《动物世界》栏目发起的投票中,儿童图书插画家奇济科夫设计的“米莎熊”当选为奥运会吉祥物(图⑨),这只熊的特点是身强体壮但“平易近人”,看上去软绵绵、毛茸茸的,不凶。这是历史上首次以正面而非侧面绘制奥运会吉祥物,这让吉祥物更容易与观众建立情感联系。

有些时尚其实在过去就有,但那时叫另一个名字,比如“环保”“可持续”,在过去就叫“节约”。

这种网兜购物袋(图②)在苏联时期被广泛使用(中国人对此也很熟悉),它们是在苏联的盲人工厂里生产的,通常被称为“avos’ki”——意思是“有备无患”。这些袋子可以清洗,非常耐用,折叠后可以放入口袋;在街上看到什么东西需要买,很轻易就可以拿出袋子,考虑到短缺年代,排队抢购物资是常事,这网兜的确称得上“有备无患”。20世纪80年代,网兜购物袋在苏联不再使用,取而代之的是一次性塑料袋;那时整个西方的消费文化就是用后即扔,快速迭代。然而,当前提倡可持续性的举措让这些标志性的网兜包袋再度流行起来。

1957年莫斯科举行了世界青年联欢节;1959年在莫斯科举行了迪奥时装秀。看这本1960年第2期的苏联《时尚》杂志的封面(图④),模特的造型在当时算是时髦了。

再看这两双鞋(图③),带毛绒球的晚宴鞋、木制厚底鞋,由全苏时装公司设计制造的限量版,无疑这些漂亮鞋子属于某个女人;《苏联设计时代》里提到一个名字,女演员兼歌手塔季扬娜·什米加。 问题在于,鞋子以及其他一些“高级货”都只面向上层人士和社会名流供应,只有在特供商店才能买到。

苏联在一些方面曾是领先世界的,比如航天事业,这种雄心壮志和自豪感也反映到设计上,比如这盏“火箭夜灯”(图⑦),兼具优美与实用,堪称一件隽永的工艺品。

虽然有很好的艺术传统,有一支基本功扎实、眼光独到的设计师大军,但是苏联有很长一段时期不重视视觉设计,设计人员只是计划经济大机器里的一个齿轮。1962年,苏联部长会议下令成立全苏技术美学科学研究所,试图整合全国设计文化。该研究所由莫斯科总部和苏联主要城市的十个分支机构组成,下设玩具实验研究所、苏联家具设计和技术研究所、苏联光研究所和艺术科学研究所、特殊艺术工程局。

庞大机构、条块分明,这很有年代感!这种阵容的确可以做出好的设计,比如里贡达-莫诺真空管收音机,1965年产品。据中国收藏家介绍:这种落地式收音、电唱、扩音三合一机器当时是抢手货,副部级以上干部才配备(图⑧)。

再比如1965年的“大枪”FS-3相机,以长焦镜头、枪形可拆卸手柄和架托为特色,在摄影记者和户外摄影师中颇受欢迎,现在国内的网上旧货市场里也能买到(图⑥)。

但是有中国用户表示,“反光镜振动很大,按下快门,机器震动惊天动地”,并不适合在户外拍摄野生动物。

《苏联设计时代》引用了苏联设计人员的回忆:“许多设计被拒的原因是不够‘苏联’。”那么看看这台1954年的星星54收音机好了(图⑤),这是法国精英-52收音机的仿制品。《苏联设计时代》说,高官贝利亚看到法国型号的样品后,觉得其雅观大方,于是在苏联仿制,苏联进行的外观改造,主要就是在前面板上添加了红星。

无疑,优秀设计最需要的土壤,还是设计师的创意、灵感;要把优秀的设计变成工业级的产品,惠及大多数人,则需要打通生产和流通的奇经八脉。历史已经证明,市场经济这方面更加成功。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