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广州伊帆水上乐园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0-31140656

新闻资讯

为什么宋朝繁荣景象的背后,市民文化却矛盾重

来源:互联网日期:2020-06-13 15:42 浏览:

我们都知道宋代是一个文化比较开放的朝代,尤其是它的市民文化更为突出。在后期,文化更是走向大众化、世俗化。由于城市的发展,这一文化更是走向了巅峰发展时刻。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会知道这一繁荣的背后肯定有巨大的阴影。虽然宋代的市民文化非常灿烂,它呈现给我们的可能也只是个假象。接下来就让我们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一探究竟吧。

宋代被指定为庶族士大夫兴起的源头时期,然而后面从汉到唐这种势力并没有进一步加强。当庶族士大夫还没有实际权力的时候,这股势力对于朝代更替具有进步意义。但是到了宋代就变了,由于科举制度的进一步完善,加上印刷术的进步,促使这些士大夫以一股新力量登上了历史舞台。

一切泛滥的权力都得装上一个笼子才行,但是宋代对士大夫过于纵容,使得这个阶层开始走上不归路。宋朝典型的重文轻武,一方面优待士大夫,对武士的偏见造成了士大夫的权力过大。而有些士大夫利用这一优势开始做坏事。而宋代士大夫也刚好瞧不起文化程度低的平民百姓。所以,只要觉得自己是知识分子被优待了,就会显示出一定的骄傲气味,蔑视地位比他们低的人。

苏轼在一书中说:自古平民,不得富贵。从这里可以看出,苏东坡比较体察民情,将平民百姓耕种的辛劳描述的惟妙惟肖,但是却把士大夫享受特权当成自然情况。这种话语显然是不合适的,我们可知,就算是苏轼,他也要维护自己的地位。而且从另一方面来看,这种观念已经在士大夫之间形成了一种深刻认知,很难去颠覆。

然而,在很多其他地方,我们能够看到官民之间和睦相处的画面,官兵们为百姓服务的场景,这两方面矛盾吗?除了利用这一方法谋取官位之外,我们应该清楚,官兵们眼里的“民”,其实并不是普通的百姓,而是一些有地位的富农。宋代的户籍,分为主户和佃农。主户按照财产所有分为五类,如果是第一类,可以拥有大量的田产,也就成为了一个阶级。在这一阶级里面,还有很多小的组织,在内部运营和应付必要的事件发生时士大夫无法解决的时候。很多时候,官员和士大夫是相辅相成的,一方面当矛盾激烈时,两者就进行着合作,互相帮助;当其中一方受到伤害时,给予经济帮助,达到两者之间力量上的一个稳定平衡状态。

宋代士大夫更加变本加厉地与地主阶层进行暗地勾当,原因有两个,一是宋代士大夫大部分的身世就是地主阶层,二是和地主阶级合作更加便利和获益。而宋代土地不抑兼并的制度,从而让知识分子拥有的很大的政治权势,拥有这样的权力在身,士大夫难免露出本性,也对一些底层百姓进行贬低和侮辱。所以宋朝市民文化的繁荣,它的背后其实是士大夫和地主阶层联合起来压榨平民百姓,使得普通百姓生活潦倒,贫农更加贫穷,社会下层人士苦不堪言。

从表象上看,宋代士大夫重气节,一身正气,但是为什么社会下层百姓还会贫穷呢?矛盾在哪?这要从程朱理学的出现说起,它使得宋代的道德评价体系大大改变,用道德来绑架肉体,进行歪曲捏造,底层普通百姓变得无法负担,叫苦连天却没有回应,这样的惨象还会出现在繁荣的市民文化的背后,这不就是一种矛盾吗?这样的没日没夜的折磨,在身心上也是一种摧残,假以时日,日积月累,势必会在某一刻崩塌,弄得民不聊生。

汉晋以来,清议对于平民百姓的生活起居都有着良好的影响,而士大夫虽然权位很大,但皇帝管理时并没有像宋代那么纵容他们,因而这一举措是非常健康利民的。有规定提出,善举突出者,有机会成为名士,不再是之前的无门无望。而宋代清议数量上达到了高峰,但是形式过于浮夸,让人怀疑。从上述来看,清议让市民纠结于地位,促成民意的不一致,对于宋明理学的成长和发展来说并非是一件坏事。而像一些激进的进取派,被这些假象蒙蔽了心智,遭到别人对其的诋毁也是理所当然。所以说宋代清议对于衡量一个人的道德品质的检测要求已经失去意义,如果还继续追求这虚无缥缈的假象,便是毁于一旦。士大夫为了现实利益的同时自己没有付出实际行动,却还在幻想,这样的结果显然是不遇而知的。

人们总是赞叹宋朝的市民文化的伟大之处,加之士大夫对此的吹赞,引起的巨大海市蜃楼。在人们享受文化带来的悦感之时,宋代将士还在一线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战争,消灭了一个又一个敌人,才有一个这么安逸的环境。繁荣的文化背景容易使人被催眠,从而变得感性;但历史是理性的,这样人们才能够以史为鉴。了解了市民文化的真真假假,我们便能更加理性地去分析,去评价。宋代能够被世人如此惦念,也是因为它具有的迷人之处以及流传千世的贡献部分。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