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广州伊帆水上乐园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0-31140656

新闻资讯

这个国家曾经一只脚迈入准发达国家行列,如今

来源:互联网日期:2020-07-04 02:08 浏览:

19世纪末,阿根廷经济的增长速度之快,在世界上是无与伦比的。因此,至20世纪初,南美洲国家阿根廷不仅以优美的探戈舞姿和彪悍的高乔牛仔闻名于世,而且还因富庶而享誉全球。 当时,阿根廷因出口大量粮食和牛肉而被誉为世界的粮仓和肉库,它的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则被视作南美洲的巴黎。在欧洲的许多城市,当人们形容某人腰缠万贯时,常说他像阿根廷人一样富有。1900年,阿根廷的人均GDP分别为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的一半,是日本的一倍,略高于芬兰和挪威,略低于于意大利和瑞典。1913年,阿根廷的人均收入为3797美元,高于法国的3485美元和德国的3648美元。 甚至在1950年,阿根廷的富裕程度仍然领先于日本,与意大利、奥地利和德国大致相等。

然而,一个世纪以后,阿根廷的人均GDP 远不如上述国家,随着经济高度增长和严重下挫的交替,其跌宕起伏的经济史中也有着收入分配不均和贫困加剧的问题。20世纪早期,阿根廷一度发展成为世界第七富有的国家。直到20世纪中叶它仍是第十五大经济体,但不稳定的经济政策、过低的储蓄率和落后的国际竞争力将它拖入中上收入国家的行列中。

应该说,阿根廷拥有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多种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例如,阿根廷的人口只有印度的4%,但土地面积则相当于它的85%。占全国总面积1/4的潘帕斯草原气候温和,土地肥沃,地势平坦。阿根廷人经常自豪地说,我们的平原从大西洋起,一犁头耕到安第斯山麓,都不会碰到一块石头。 此外,阿根廷还拥有丰富的资源,其中稀有金属铍的储藏量居世界第二,铀矿资源储藏量名列拉美之首,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也比较丰富。

阿根廷的其他条件也很适合于经济发展。例如,它拥有5000多公里长的海岸线,众多的海湾和温和的气候为阿根廷提供了许多不冻港。又如,阿根廷人主要是欧洲白色人种移民的后代,约占全国总人口的97%。因此,阿根廷基本上没有民族矛盾。而且,总的说来,阿根廷人的受教育程度比较高,劳动力素质也比较好。

据说在阿根廷有这样一个笑话:造物主把好的东西和坏的东西搭配起来,分给世界上不同的地区。造物主看到阿根廷有丰富的资源、清新的空气和肥沃的土地,就说:你们不能都拿好的东西,也应该拿点坏的东西。于是,他就让阿根廷人得到了一个坏政府。

阿根廷早在1816年就取得了民族独立。19世纪60年代初,阿根廷结束了独立后的长期内战,政局趋于稳定。这为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经济起飞创造了有利的政治条件。1914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阿根廷虽然没有直接受到战争的冲击,但是欧洲大陆狼烟四起,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几乎全部卷入战争,所有的工业制造转为战争服务。阿根廷人这下发现了他们的短板。首先,战争带来的动荡使他们的农副产品出现滞销,其次,欧洲工业产能转向军工,阿根廷人平时用惯了的工业制成品突然买不到了。贸易的突然中断使的阿根廷经济陷入了动荡,政府终于意识到自由主义并不能长治久安,因此,借助于前几十年的经济的积淀,阿根廷也开始迈向全面工业化之路。

可惜这项国家战略被1929年的大萧条所打断。大萧条在欧洲催生了纳粹德国和意大利,在亚洲催生了军国主义日本,而阿根廷,则催生了一场政变,结束了他们长达半个世纪的稳定政局,开始了军政府、左翼、右翼轮番登台,但又无法长久统治的政治局面,失去了国家战略执行能力,阿根廷陷入了无休止的政治内斗中,天堂的日子结束了。

阿根廷并不是没有尝试过进行改变。二战结束后,随着资本主义开启黄金二十年,阿根廷也试图搭上这列黄金列车。但是,和很多其他拉美国家一样,他们采取了进口替代战略来促进本国工业的发展。进口替代战略意味用关税壁垒等保护国内国内市场,同时通过国家主导兴建工业企业来实现本国的工业化。

进口替代战略在历史上有过很多成功的经验,欧洲、美国的崛起都是进口替代战略实施的结果。但是,当时的领导者们都没有意识到,欧美国家的成功的先例建立在他们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上,当时英、法、德以及美国都有着大量科技人才和经过训练的高素质工人,先进和高效率的政府决策体系,而阿根廷一直动荡的政局决定了行政效率的低下和政策的不连贯,国家投资兴建的企业在被贪污腐败的官僚管理下,即使有贸易保护,也根本无法壮大,反而成了官僚阶层牟取私利的工具。

1982年4月2日,阿根廷的军人政府为收复马尔维纳斯群岛的主权而派出4000名军人登陆该岛,但阿根廷终因不敌英国的武力而失败。这一战争进一步激化了阿根廷国内的矛盾,经济困难也更为严重。面对成堆的政治、经济问题和民众的抗议,军人终于答应尽快将政权交给文人。

1983年12月阿方辛的上台象征着还政于民的民主化浪潮降临在阿根廷。但这并不意味着政治稳定就一劳永逸了。一方面,军人并不甘心留在军营里,而是多次发动未遂政变;另一方面,经济形势难以好转,党派斗争不断加剧。这一切终于迫使阿方辛于1989年提前5个月下台。他在辞职演说中说,他只能用他自己的牺牲来减轻人民的牺牲。

一位美国学者曾说过,人们常常把阿根廷的政治动荡归咎于经常发动政变的军人,但文人政治家也应受到责备,因为他们没有使阿根廷的宪法体制合法化。 无论谁应该负责,阿根廷的发展道路表明,政治稳定是多么重要!只有保持政治稳定,才能为经济发展创造必要的条件。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