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广州伊帆水上乐园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服务热线:020-31140656

新闻资讯

封锁、洗劫、狩猎,中国科技如何“渡劫”?

来源:互联网日期:2020-08-04 12:47 浏览:

美国拉起一票伙伴,围剿中国“走出去”的通路。科技战、外交交锋、金融战争都愈演愈烈,走向癫狂的美国大选高潮,把全世界拖向一个更不确定的未来。

扎克伯格宣扬中国互联网威胁论,特朗普将发布命令强行拆分收购TikTok,金融资本都等着从伤口上夺食。

而在南亚次大陆,印度作为全球公司必争之地,靠着多方博弈而左右逢源,一边加入洗劫中国公司,一边讨好美国硅谷,成为全球资本的宠儿。

科技公司貌似走到末路,可在惊涛骇浪的资本市场,天量资金为了逃避空转,一股脑涌入“最优质资产”的科技巨头,抱团推出一个个估值新高。

所有信奉科技理想主义、秉持互联网精神的人,在面对时代颠覆和政治裹挟时,都陷入了幻灭和迷茫。

7月29日,美国国会叫来亚马逊的贝索斯、苹果库克、谷歌皮查因和脸书的扎克伯格,就反垄断问题召开了听证会。

毫不客气的说,这是美国硅谷权力最大的4个人。也正因如此,华盛顿的政客们无法坐视硅谷的影响力超过白宫和国会山。

4位大佬都知道这一趟去就是被炮轰,唯有扎克伯格在参会前,又把“中国威胁论”这道免死金牌扔出来。

扎克伯格总会在不同时候,抛出不同的人设。当要接近中国市场时,他可以是“中国女婿”;当中美摩擦加剧时,他又鼓吹中美互联网价值观对立,中国科技的威胁。

在新冷战格局下,所谓“中美互联网价值观”的对立,就像用新新人类的语言翻译了一下“意识形态的对立”。

日前,Canalys发布全球二季度手机商中,华为以5580万的出货量超过三星,成为了全球最大手机销售商。

从表面数据看,华为的胜出,是因为三星的下滑更严重:华为二季度全球出货量同比下降5%,而三星跌了30%。

华为在前虎后狼的危局里,海外市场份额下跌了27%。但是,依靠在国内市场的主导地位,而中国早已从疫情中复苏,华为在国内市场同比上升了8%。

已经退出中国市场多年的三星,其核心市场在欧美、南美、印度等地,全部都还还是疫情高发、反复的危险区。

但这个疫情创造的窗口,寿命注定是短暂的。各国供应链都在加紧恢复,而美国掀起的对中国的科技封锁只会愈演愈烈。

7月29日,华为和高通宣布达成“和解”,双方签订了长期专利许可协议,华为一次性支付18亿美元,也仅是通信领域的放开,芯片仍然被禁止合作。

今天,外媒传来消息,特朗普将要通过命令的方式,强行要求字节跳动出售TikTok,而微软可能会是那个买家。

字节为了守护TikTok,又是挖来迪士尼高管,又是从业务、数据到公司架构都作出分割,但这在有心为难之下都挡不住。

因为阿里旗下UC Web的一名前印度雇员,声称自己因为对公司审查制度、假新闻提出异议而被解雇。

但当印度开动国家机器反噬中国资本时,一场满是山寨、洗劫、突围的“围剿反围剿”打响了。

一个月前,印度当局以“国家安全”的名头,封禁了59款与中国有关联的APP,名单上写满了熟悉的巨头名字。

据外媒报道,印度还在对275款中国应用进行审查,这一次囊括了更多手机游戏、电商等热门业务。

印度精英们,始终想着“要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种姓制度的广大下层,又远没到洗脚上岸的时刻。

大国多方博弈,是印度苦等的良机。所以它加入了铁幕的战线,想凭借左右逢源、暗度陈仓,在借力打力中成为一个巨无霸。

印度一边与中国脱钩,一边抱紧美国大腿,扶持印度本土公司,复制和山寨全球的一切模式。

这造就了印度首富,如今的亚洲首富——穆克什·安巴尼,一个财富超越马云、巴菲特、马斯克的男人。

可他的商业帝国横跨多个领域,能源、制造业、电信、零售……每一个都不是一般人能涉足的领域,但他全都参与了。

穆克什靠着国家输血,联合谷歌、脸书、高通等美国巨头,获取全球顶级资本,在2个多月时间里又炮制了Jio Platforms公司,涉足社交媒体、移动支付、通讯等领域。

中国要一众财富达人做的生意,他一个人在印度全包了,说全印度都是他的造富机器也不为过。

在印度抵制华为5G后,他又官宣了“印度自研”的5G技术,合作开发手机,操作系统,通信网络和各类应用程序。

而在风口上的公司,还想着回归A股,在一个更熟悉的资本市场寻求更高估值,比如康希诺。

这些蛰伏了多年的庞然大物,没有一个傻子。在市场上火热的资金,为了避免空转、避免风险,必然会倾入“最优质资产”的公司。

科创板一周年,先后迎来了国盾量子、中芯国际、寒武纪三家。随后蚂蚁集团、京东数科也为其背书。

同时,在这个中概股的低潮期,寻求赴美上市的公司并没有减少,尤其是新能源汽车中理想、小鹏这些新秀。

国家层面要考虑的更多,既要兜住避险资金出逃,又要把钱导向最需要的地方,从上到下,从庙堂到江湖,都忙得脚不沾地。

不断背书科创板、打通银债市场、推动1.5万亿金融让利、资本市场改革,都是为了把钱导向最需要的地方——实体经济、产业升级、科技创新。

在供应链全球化的时代里,所有优势都只是比较优势。所以中国双循环的构建,是要从受制于外部,变为受益于外部。

在全行业艰难的时刻,中小企业面临大洗牌的生死局。这是我国经济、就业的主体,是今年要保护的重中之重。

所有心怀理想、相信价值、笃信长期主义的人,都要做好长期面对一个不确定未来的准备。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